校园快报 | 事业发展 | 校园联盟 | 小学作文 | 考场作文 | 七色阅读 | 法制军事 | 悄悄话 | 体育世界 | 开心一笑 | 报刊文稿
  心灵驿站 更多  
生活之道
品茗生活
珍惜生活
认真生活
心灵之门
生命畅想
心花朵朵
品味孤单
 
[个人组] 获奖名单
[京津冀] 获奖名单
[黑吉辽蒙青新藏] 获奖名单
[苏沪浙闽粤桂琼] 获奖名单
[滇黔川渝湘鄂赣] 获奖名单
[甘宁陕晋鲁豫皖] 获奖名单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8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大赛获奖作
[湖南道县二中] 江浪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心灵驿站 > 青春寄语
 
父母真的[不可救药]了吗?
--从申洁与父母亲的笔谈说起
孙云晓
  在我收到的两万封中学生读者来信中,谈及与父母和教师发生感情冲突的占14%,信中少男少女们怀着愤愤不平的心情,向我诉说着成年人的种种“罪状”。
  应当说,父母是少男少女人最亲近的人。除了血缘的天然联系之外,十几年的朝夕相处苦乐同享,难道不会建立起相互依恋的深厚情感吗?可现实是如此无情,据有关资料表明:子女对父母的信任率还不足1%!
  究竟是什么原因会造成两代人之间这么深的“代沟”?我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最近,我从江苏某校高一女生申洁给我的一组来信中,比较详细地看出了产生这种矛盾的来龙去脉。
  下面摘录的是申洁的来信。

孙云晓老师:
  ……十六年前,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我是父母的独生女,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的父亲极其盼望他的女儿能够“成龙”。从小学二年级起,父亲开始训练我,让我每天写一句话,记下当天所发生的事情,到了四年级,我便开始天天记日记。但童年的我,很天真。那时我写的日记,父亲每天都要翻阅,长大后,我才知道,自己的日记别人是不能随便翻阅的,幼稚的我向父亲提出了“抗议”,但父亲却轻描淡写地说:“我这是为你好,我早就知道了!”从此,我开始讨厌写日记,但为了应付父亲,在日记本里,我每天都写一些很无聊的事情,在我心里,却渴望能有一本我真正的日记本,让我把欢笑、泪水都记在上面,并且能让人静静地翻阅,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渐渐地养成了沉默、孤僻的习惯。
  转眼,我上了初中。我很幸运,在班上交了三位朋友。我们四个好朋友各有一个代号,幸运公主、可爱少女、端庄小姐、漂亮宝贝。我们很要好,可说是形影不离,上哪儿都一块去,我们老师都说:“要么不来,要么一来肯定就是四个。”
  那时,我们一起写过日记,并相约每隔一星期把各自的日记交换着看(当然,这同我父亲看我的日记性质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曾买回四个小铃铛,一人一个,装在铺有天鹅绒的盒子里,作为我们友情的象征。多么浪漫的岁月,我永远忘不了那段时光,还有我初中时代的好朋友。
  初中快毕业的那年寒假中,我同父亲第一次进行了一次笔谈,原因是由于我经同学介绍,收听了香港益友电台第二台的节目,这是由“双林一派”主持的一个娱乐性节目,当时我把她们的地址摘抄在笔记本上,我想参加他们举办的收听有奖比赛活动。谁知父亲发现了它,他把这张纸从笔记本上撕下来。他怕再发生“文化大革命”那样的事情,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于是,父亲根本不听我的分辨,就把我训了一通,我委屈得真想哭,但我忍住了。夜里,我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宿,后来妈妈来劝我,反被我抢白了一通。第二天早晨,我给父亲写了一封信,这可是我第一次向他袒露我的想法。
  ……
您永远的朋友:申洁
  
读了申洁的信,我的胸口直发闷。使我想起在北方农村时,常常见到一幅很有趣的标语:“小孩放火,大人有责。”意思是说,小孩放火是因为家长没教育好,况且小孩也没有承担责任的能力,所以由家长负责。如今,一涉及中学生与父母的冲突,脑子便冒出了这个推理的逻辑,可静下心来想一想,又为家长们叫屈。
  我想,先不忙断“官司”,还是先读读申洁给父亲的信吧。
爸爸:
  你也许不会想到我会给您写信吧,可有些话,我必须对您说。
  昨晚的事,我知道是我不对,可你,不一定也做得都对。你为什么要把我那张记有香港益友电台地址的纸撕了下来?如果您当时拿着本子好好地对我说,也许事情就不会这样了,我多么希望我们能平心静气地对话。
  爸爸,我承认您是个好父亲,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天下哪有不爱自己的孩子,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的父母呢。但是,我希望你我之间能平等地相处,没有无谓的争吵。桌上的《少年文艺》是我放的,我希望您能看看里面肖复兴写的《和当代中学生通信》这篇文章,我真希望有个像肖复兴这样的爸爸,通情达理。
  爸爸,您是否觉得你有点太……每次吃饭时我向您说起我们班同学时,您第一句总是问:“男的女的?”久而久之,我不愿在您面前谈起他们了。其实,男生又怎么样呢?大家每天生活在同一个班级里,不都是兄弟姐妹吗?我真佩服我们班一位同学的母亲,她的孩子总爱把心里话告诉她。可爸爸,您办不到,我真不知道您的思想是哪个时代的?
  还记得我小时候您常逼我写日记的事吗?其实,我何曾不想写呢?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记下来,有什么不好呢?可爸爸,您为什么要天天翻阅呢?
  爸爸,希望您能理解我,同时我也会尽力去改善我们之间关系的。这封信,您看完后,请放回我写字台左边的第一个抽屉,并写上您的意见和感想好吗?
您的女儿:申洁
  为了充分做到公平,与申洁的信一样,她父亲的回信也照登如下。
洁洁:
  你的信,我和你妈都看了,我连看了三遍,还有《少年文艺》。确实,我们的思想是需要沟通一下。
  正像你说的,天下的父母哪有不爱自己孩子的。作为父母,我们当然是爱着你的,父母的生命在一定意义上说,是为着自己的孩子,这不仅是养育孩子,也是希望孩子能按照父母的愿望,成为有用的人才(尽管由于父母的、社会的种种因素、这种目的不能全部达到)
  我们尽着心关心着你的身体成长,同时也在注意着你的德、才发展。我们都是六十年代过来的人,和你们相隔三十多年,在思想、生活、性格、情趣方面都不尽相同。我们也想在思想上能与你缩短差距,也想在教育你的方法上有所改变。新潮流最大的特点是开放、信任,是理解。但我认为,不管怎么说,开放也好,信任也好,理解也好,都需要有一定的基础,一定的标准,一定的规范。
  对你们来说,总希望父母少一点禁锢,多一些自主,大人不要干涉小孩,这就是你们要求的性格,要求的理解。你毕竟是在成长中,还未成熟,有的道理现在你还不会明白,还缺乏独立的处事能力,干涉还是需要的。
  当然,不是说我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认真考虑了一下,至少我存在着这么两个问题。其一,对你关心得太过头,以至于管头管脚,使你产生了一种被束缚的感觉和心理上的压抑。就像你说的,当你一谈起你们班的同学时,我就要问是男的、还是女的。你现在处于少女时期,这个年龄,有些同学之间发生了一些初恋现象,我也很担心你会碰到这类问题,如果这样,就会影响你的情绪,影响到你的学习和生活,处理不好,还会带来一世的烦恼。其实,如果我坦诚布公地向你说明这个道理,让你自己处理,我给予你充分地信任,目的一样能达到的,你说是吗?其二,是我的方法上有问题,往往是带着训斥的口气跟你说话,确实是缺少平等对话的意识。这些都是我今后要注意的。只是,小孩希望大人理解,反过来,小孩也应该理解大人。你知道父母都是为着你好,那么,作为女儿,你也不要太拘泥于父母的方法、方式、态度、脾气,对吗?
  你在学习上,在学校里都不错、好胜、好强、努力;在家里,随着年龄的增大,懂得体谅大人了,有机会也在做一些家务,待人接物也比过去强多了。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心里也高兴。但你的缺点也不少,最大的缺点,就是在家里你任性,听不得批评的意见,一听到批评的意见,马上就产生逆反心理,轻则翘嘴,甚至马上反讥相问。有不少正确的东西,由于你的这种性格,使你不能引起重视。长此以往,后果怎样,我很难设想。
  大人对小孩是爱,这爱体现在关心、帮助、指导,还有理解和信任上。小孩对大人也是爱,这爱则应体现在尊重、关心、帮助以及理解上。我希望你也要学会尊重人,这在你们中学规范中也有这个要求。在学校里,对老师要尊重;在家里,对父母长辈要尊重,我认为,这方面你做得也不够,尤其是对你妈妈,为什么妈妈对你提出批评,你总要抢白呢?当然,妈也有不足之处,她有时脾气急燥,有时可能是错怪了你,但是,妈总是妈,小孩对大人讲话,在内容上应该是坦诚的,关系上也可以是平等的,但态度上还应该是尊重的。你说对不对,妈对你是全身心的爱的,这一点你感觉到了吗?
  最后,附带说一句,你写的日记,以前我曾经看过,确实是不对的,以后绝不看,你可以把你的抽屉上锁。
  爸爸
  读了申洁父亲的信,本来挺让人感动的,我仿佛看见了申洁父女之间相互理解的心灵彩虹。遗憾的是,这彩虹仅仅在瞬间便又消失了。申洁在另一封信中讲了另一件使她一直耿耿于怀的事。
  ......那天,中考结束,已是早晨八点半了,我还赖在床上,厨房里,妈妈在烧午饭。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申洁在家吗?”我一听,是我初中时班里的一位男生,让我暂且叫他M吧!我匆忙穿上外衣,把他让进家里。我漱洗完毕后,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不一会儿,妈妈去开会了,只留下我们俩。我们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倒也挺开心,谁知,谈着谈着,他竟一把抓住我的手(你不会认为我是个坏女孩吧!),那眼睛那样热烈地看着我,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最后我还是挣脱了他的手。那一刻,我的心里一团乱麻,不知道想些什么。后来,他邀请我下午去玩或者他到我家来玩,都被我一口拒绝了。后来我想,我是否无意中伤害了他。
  这件事已隔一年多了,我还无法从阴影中摆脱出来。
  今年六月的一天,M打电话来,正好是我爸爸接的,而且他是第一个打电话给我的男生,父亲对他盘问得很凶,后来,他巧妙地撒了个谎,说问我题目,但我知道,父亲根本就不信任我,打完电话后,他又盘问了我半天。
  妈妈也不信任我,第二天,趁我不在家,她偷偷地看了同学们写给我的信。我知道,我与他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我已不想再来第二次笔谈了。父亲口口声声说信任我,开诚布公地和我说,但结果又是什么?依然是那种怀疑的眼光。我想,我已无法从他们那里得到心与心的交流,我只有靠我自己了……
  ……
  从他们的笔谈信中,可以看出两代人都有良好的愿望,愿意用心去架设沟壑间的金桥,却又因为“爱”与“被爱”发生冲突,这实质上反映了两代人的差异。不充分了解这一点,便难以做到如何宽容。
  申洁与许多中学生一样,是中国历史上的首批独生子女。他们与父母的冲突,既有个人的特殊原因,又有历史的普遍原因。就后者来说,解释也是多方面的。我试图将其归结为“三大差别加对抗”。生活经历、价值取向、多子女时代与少子女时代的巨大差别,加上青春期与更年期的对抗。
  正如申洁父亲说的,他们“都是六十年代过来的人”。那是个中国历史上多灾多难的时期,尤其是“文革”那场毁灭性的浩劫,将中国人的心灵大扭曲了。父母们是苦难、悲壮的一代,他们经历的坎坷与不幸,少男少女们是难以想像的。他们拥有许多浪漫的梦想,却被无情地摧毁了。与他们相反,当代少男少女们不仅生活安定,又充足地吸吮着改革开放的新鲜乳汁,形成了许多新观念以及新行为方式。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两代人的价值取向差别成为冲突的新焦点。这是因为不同文化背景的影响所致。
  以申洁父亲为例,他赞成开放、信任、理解,却强调要有“一定的基础、一定的标准、一定的规范。”而申洁呢?只是强调平等、自由、信任,却不看重标准和规范。另外,父辈吃过太多苦头,唯恐女儿再误入陷阱。可女儿看不到陷阱的存在,只嫌父母不肯放手。于是,矛盾就发生了。
  我赞赏申洁主动提议与父亲笔谈的做法,一是表达了想解决矛盾的诚意,二是这种方式便于冷静思考。父亲把女儿的信“连看了三遍”,并回了一封很长的信,可见对此事的重视。这本是消除隔阂的良好开端,遗憾的是申洁却又先关上的宽容与理解的心灵大门。
  当然,引起申洁的还有其它原因,例如,父亲对男生来电话的不礼貌盘问,母亲偷看她的信件,等等。应当说,父母在这两件事的处理上,是欠妥的,而这常常成为引发冲突的导火索。但是,父亲担心就完全没有道理了吗?那位男生的冲动不已经非常明显了吗?母亲默许申洁与那位男生单独在家不正表明了她对女儿的信任吗?而事实表明,父母的担心并非多余。
  父母也是人,是人就免不了受惯性思维的影响,以至重犯已经允诺改正的缺点。对此,断然宣布不再进行第二次笔谈,“只有靠我自己”,是否太偏激了一些?在我看来,父亲是很坦诚的,分析也挺客观,尤其对自己的缺点并不回避,这种平等的态度已是难能可贵了。想想父母整日操劳,还能更苛刻要求他们的理解吗?我们是否也应去理解一下他们?至少,别轻易关上宽容与理解的心灵之门,因为心灵之门一旦关闭,重新开启将是格外困难的。
  可以预料,几年之后,当你重读父亲的信,并反思自己的做法时,会有一番新的感受,而那番认识肯定更符合实际一些。 
 
责任编辑: 楮家炜 来源: 中青网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xywxxf@163.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