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快报 | 事业发展 | 校园联盟 | 小学作文 | 考场作文 | 七色阅读 | 法制军事 | 悄悄话 | 体育世界 | 开心一笑 | 报刊文稿
  原创佳作 更多  
小说
剧本
想象
写人
写景
状物
记事
童话
 
[个人组] 获奖名单
[京津冀] 获奖名单
[黑吉辽蒙青新藏] 获奖名单
[苏沪浙闽粤桂琼] 获奖名单
[滇黔川渝湘鄂赣] 获奖名单
[甘宁陕晋鲁豫皖] 获奖名单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8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大赛获奖作
[湖南道县二中] 江浪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佳作 > 剧本
 

《战争与和平》改编剧本

关茗月

第一幕

安德鲁决定代表家族参军,今日回家与父亲和妹妹道别。

敲门

安德鲁:父亲怎么样 还是一样吗?

玛丽亚: 每天散步,做纺织 还有几何课,特别是几何课,我太笨,他对我很生气

安德鲁:只是因为他爱你,你知道的。

敲门

保尔康斯基公爵:啊!战士,你要去打败拿破仑了是吗?是时候要有人出手了!

安德鲁:你怎么样,父亲,你还好吗?

保尔康斯基公爵:只有笨蛋还有堕落的人才会不好,你是知道我的,我从早到晚都很忙。(交信件)很好,那么再见。记住,如果你被杀了,我会感到伤心,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你表现的不像我的儿子,我会感到羞愧

安德鲁:你无需告诉我这些

保尔康斯基公爵:好的,那我们就道过别了,你走吧!

玛利亚:安德鲁你走之前还有一件事……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相信这些,但是为了我,你能戴上它吗?祖父曾戴着它经历过所有的战争,你要是也戴着这个,我就能放心一些,求你了安德鲁 就当为了我

安德鲁:好,为了你。 (戴项链的过程)

玛利亚:安德鲁,你要是有信仰,就会请求上帝,赐你这份感受不到的爱(画十字)

安德鲁:是啊,要真那么简单就好了。


皮埃尔:你真要上前线?

安德鲁:因为我受不了这种生活了。画室 闲谈 舞会 虚荣, 一晚接一晚,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这是事实,皮埃尔。(停顿)我可能会在抵抗拿破仑时丧命。

皮埃尔:但你是我认识的最优秀的人,你什么都能做到。

安德鲁:大家都这么说。。。那你呢?(对皮埃尔说)你决定要做什么了吗?

皮埃尔:你能想象吗? 我还是不知道,但我坚信我可以让生命变得有意义甚至做一些非凡的事。

安德鲁:比如革命领导?

皮埃尔:我知道,我的确很可笑,要是你看见我是如何荒废时间的。。。

安德鲁:如果你想听听我的意见,我会断绝与库拉金那些人的来往,那种放荡的生活不适合你。

皮埃尔:(思考)你说的对,我自己也在考虑,我不应该再虚度光阴了 我会停下来的 就是这样。(信誓旦旦)

安德鲁:你保证?

皮埃尔:以名誉担保!

当天晚上,皮埃尔的父亲去世,皮埃尔继承别祖霍夫公爵的遗产,并成为新的别祖霍夫公爵,皮埃尔许下诺言:不单单为自己而活,更为他人而活。


而同一时间。敲门

罗斯特夫伯爵:怎么了,我亲爱的孩子?如果我能猜得到的话?

尼古拉:很抱歉要张口向您要钱,我一直在帮我的朋友付医药费。

罗斯托夫伯爵:啊,是的,那可怜的家伙们怎么样了?

尼古拉:哦,他现在好很多了。但他和他的母亲和姐姐,他们生活潦倒。他们都快买不起煤取暖了。罗斯托夫伯爵:于是你一直在帮他们。

罗斯托夫伯爵:你真是一个热心的孩子,我现在没法给你很多钱,财政大臣最近对我限制得比较紧。给你两千卢比够不够?

尼古拉:这些就够了。父亲,你真的是太好了。

罗斯托夫伯爵:看你能不能撑到春天。

尼古拉:我向你保证一能撑到春天的。对了父亲,我加入了军队。

罗斯托夫伯爵:是吗?我的孩子,你在什么部队?

尼古拉:不清楚,但是我过几天就要去训练营报到了。

罗斯托夫伯爵:照顾好自己,我亲爱的孩子,真为你骄傲!


尼古拉&安德鲁一同训练,其中安德鲁在训练时受伤,回乡村疗养。

皮埃尔打算为自己土地上的农户创造更好的生活。

皮埃尔:你们好,你们好。我来看看大家过得如何。这里的村舍看上去很糟糕啊,格里戈里。他们最起码需要换新的屋顶。

仆人:是的,的确如此,伯爵阁下

皮埃尔:哦,而在这里建个学校也不错。

仆人:一个学校,伯爵阁下?

皮埃尔:是啊,每个男孩都该有机会学习看书和写字,女孩们也是。

仆人:可去哪儿找老师去,伯爵阁下?

皮埃尔:哦,老师到处都有。建好学校,老师自然就有了!现在,去看看粮仓。


安德鲁在房子外打水。

安德鲁:皮埃尔。太意想不到了。(拥抱)很高兴见到你,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来了?

皮埃尔:我来看一下自己的土地,看看能不能改善农奴们的条件,还有佣户,让农场运转得更有效率,诸如此类。(深吸一口气)说真的,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你怎么样了?!我一直都在想你,想知道你到底在策划些什么!(有些开心的激动)

安德鲁:没什么。来吧,我们去吃点什么。

[吃饭啦]                                      `

皮埃尔:是的,这就是生活,面包和奶酪,还有适量的红酒。(举起酒杯)

安德鲁:(笑了)你知道吗,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干杯,喝酒)

皮埃尔:你是这么想的吗?我自己认为,我变了很多,变好了。

安德烈:很久以来我想了很多,其实世上只有两种恶魔——疾病和悔恨。我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为自己而活,尽可能不伤害别人,也尽可能不跟其他人有交集。

皮埃尔:不,我无法苟同。我曾经只为自己而活,却毁了自己。现在我试着关心他人,积极地想去帮助他们,我也因此更快乐了。不管怎么说,你活着并不是只为了自己!你的妹妹,你的父亲该怎么办呢?

安德鲁:他们是我的一部分。好吧,我承认,一个人不能完全与世隔绝,但我尽量这么做。我照看我的土地,照顾我的妹妹,和我的父亲一起在当地民兵队工作,对我而言那就足够了。

皮埃尔:你不会再回军队了吗?

安德鲁:不,谢了。现在对于我来说,对于军队荣誉的追求只会让我觉得恶心。而且,沙皇并不是一个睿智的人。

皮埃尔:你还有如此多可奉献之处。。。

安德鲁:不,我只想过好我的生活。

皮埃尔:听着,我必须跟你说,我们曾聊过很多次,而你一直在说的就好像你的人生已经完蛋了。但你还是一个年轻人,还有很多好的事情能发生在你身上。自从我成为了公爵,开展一段新生活后,我觉得我自己无所不能。我们必须活下去。你明白吗,我们必须去爱,我们也必须相信在这片土地上的生活还有更多的意义,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东西,真的,安德烈。你一定要相信这一点。

安德鲁:(深吸一口气)是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第二幕

安德鲁接到父亲的来信,前去罗斯特夫伯爵家训练民兵。

罗斯特夫伯爵:请转告令尊,我将尽我所能为国民军做出贡献,我之前做得太不够了。你知道吗,我为了省钱举家搬到了乡村。但不知怎么的,我在这里比在莫斯科做了更多消遣的事——捕猎,戏剧,聚餐,音乐,来客络绎不绝……

安德鲁:(打断)那么,我就不应该再给您增加负担了……

罗斯托夫伯爵:不不不,我亲爱的朋友,我不是指你。请你一定在此过夜。而且也不需要跟我这样的无聊老头聊天。娜塔莎,过来。(招呼女儿过来)这是我的女儿,娜塔莉亚。娜塔莎,这是安德烈 保尔康斯基公爵。

娜塔莎:很高兴认识你,先生。

罗斯托夫伯爵:(咳嗽)带他到一边去聊天吧,娜塔莎,他已经受够我了。

(两个人坐了下来)

娜塔莎:你是皮埃尔。别祖霍夫谈起的那个安德鲁公爵吗?

安德鲁: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娜塔莎:他非常喜欢你,我想你是他眼中的英雄。你最近见过他吗?

安德鲁:我来这儿之前才见过他。他现在对未来充满了计划,对同胞充满了爱。

娜塔莎:(笑了)没错,他就是这样。我十分希望他能够快乐。

安德鲁:就像你一样。你看起来有快乐的天赋。

娜塔莎:我们不都有吗?就在身上的某处。


3天后,晚上,罗斯托夫伯爵举办宴会欢迎安德鲁的到来(两人在舞会上跳舞(音效:舞曲),说笑的场景。)娜塔莎渐渐发现,她与安德鲁陷入了爱河,不可自拔。

安德鲁: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爱上你了。(停顿 吸了一口气)我是否可以期许…(停顿)你也爱我吗?

娜塔莎:(眼里闪着泪)是的,是的!我爱你。

安德鲁:我必须得告诉你一件事,我要去瑞士处理一些事情。我知道一年的时间似乎有点长,但这给你一个机会来检验你的爱。我们的婚约将会是一个秘密。我会受其约束,而你不必这么做。你随时能够自由的改变你的主意。

娜塔莎:(又要哭了)时间太长了……(抬头看向安德鲁)不……我同意,我会等你的。(拥)


娜塔沙随后前去拜访保尔康斯基公爵,却遭到了粗鲁的接待,气愤地回家。随后,玛丽亚追出房间。摔门声

玛丽亚:(有些慌张)请等一下!亲爱的娜塔莎……请你要知道,我……很高兴我哥哥找到了幸福……

娜塔莎:我想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公爵小姐。再见。


第三幕

6个月后娜塔沙爱上了库拉金,没想库拉金是一个花花公子。随后抛弃了娜塔沙。安德鲁听说后从瑞士赶回莫斯科。

安德鲁:等你见到罗斯托夫伯爵小姐,麻烦告诉她,至始至终她都完全是自由之身,我希望她一切安好

皮埃尔:就这样了?(停顿)我确定那只是一场误会,一时冲动而她也十分后悔。她爱你,我确定,你也爱她。你还记得你跑过来告诉我,你有多疯狂的爱她。

安德鲁:我知道你相信失信的女人,皮埃尔,这点我很佩服你,可是我与你不同。我无法原谅,今后也不会。这是她的信和画像,你若能帮我转交给她,我定十分感谢。

皮埃尔:你都不想想她有多痛苦和自责!

安德鲁:你会帮我吗?

皮埃尔:当然

安德鲁:如果你还拿我当你朋友,就再也不要提这件事。再见。


娜塔沙接到信后伤心欲绝,整日郁郁寡欢。皮埃尔常常去陪伴她。

皮埃尔:我希望你能再次玩乐,再次歌唱。

娜塔莎:我曾试过,但感觉不对,你懂吗?好像我没有唱歌的权力。

皮埃尔:一定会好转的。你病的很重,需要时间恢复。

娜塔沙:我对安德鲁做的事情。。

皮埃尔:他应该原谅你。他无缘无故离开你一整年,而且你以前怎么可能知道库拉金的为人?娜塔沙,你只是犯了一个错。你这一生都在各周围的人带来快乐。

娜塔沙:你是这么想的吗。

皮埃尔:不然我怎么想。我想让世界变得更好,帮助我的同胞,可是看看我,我总是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我的人生毫无建树!

娜塔沙:但你对我一直很好。

皮埃尔:那只是因为我。。。没什么。

娜塔沙:没人像你这么好,没人你更了解我。如果不是你当时,现在陪着我,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因为。。。皮埃尔:如果你知道。不!这是错的!!

娜塔沙:什么?什么是错的?

皮埃尔:娜塔沙,我想。我最好不要这么频繁来看你。

娜塔沙:为什么?

皮埃尔:因为我。。。

娜塔沙:告诉我!

(两人对视)(此时两人转移到舞台一侧,另一半灯光调暗,安德鲁上场)

安德鲁在房中看书,管家冲了进来

敲门

管家:先生,沙皇的急书。

信件(旁白):安德鲁上将,请速回军营,法军即将攻打莫斯科,速来!

安德鲁:管家,备马!

(远处的爆炸声)

群众:快逃啊!拿破仑来了!


法军逐渐逼近,在安德鲁的强制要求下, 玛丽亚与仆人们决定移居到莫斯科。玛丽亚要求村长为她和她的家人准别马匹却遭到了村长的拒绝,无奈之下玛丽亚排除女仆和管家去寻找帮助。

(James出场!,马蹄声)

女仆:我家小姐想知道您的名字和编制。如果您愿意进屋见她就更好了。

尼古拉:当然,我是保罗格勒兵团的尼古拉指挥官,我很愿意见你家小姐。她的名字?

管家:玛丽亚。尼古拉耶夫娜。保尔康斯卡娅公爵小姐。公爵昨日去世,所以农夫就乘人之危。

尼古拉:我十分同情,请带路。

(两人见面,女仆和管家站在玛丽亚身后)

玛丽亚:很抱歉要麻烦你,先生。

尼古拉:没有什么,公爵小姐,我刚刚听说农夫的作为,这太不像话了。我十分乐意效劳,护送您离开,是我莫大的荣幸。我保证,任何人都无法找你麻烦。


当尼古拉安全护送玛丽亚来到莫斯科之后,两人就不再见面了。有一天,尼古拉在一场宴席上了解到了玛丽亚的新住址,于是便去拜访她,两人在夕阳下闲聊许久,随后的几个月,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


第四幕

6个月后皮埃尔跟随安德鲁到达了莫斯科郊外。两人一同参加阻抗法军前进的最后一场战役。炮皮埃尔在最后时被抓,安德鲁身受重伤。俄国虽然阻止了法军的前行,却损失惨重。安德鲁被带到了娜塔沙家。


安德鲁:真的是你。

娜塔沙:原谅我。我很抱歉原谅我

安德鲁:原谅什么?

娜塔沙:我做的那些事。

安德鲁:娜塔沙,我爱你。

娜塔沙:你不能爱我。。

安德鲁:我更爱你了,比以前更爱你了。是我错了,该求你来原谅我。我更爱你了,比以前更爱你了。是我错了,该你来原谅我。万事万物都很简单,真的,世界想让我们爱着他,这并不难,很简单。我听见一种微小的声音,像什么是某种微弱的音乐,我意识到这是一个苍蝇想让我去爱它,我的确爱上了他,然后就明白一个人能博爱万物。

娜塔沙:别说太多你会累着你自己的。

安德鲁:我精神很好,我想让你知道我很快乐。


尼古拉前去通知玛丽亚安德鲁在战场上幸存,正在由娜塔沙照顾。玛丽亚随后去娜塔沙家探望安德鲁。

sadness 的那首)

安德鲁:谢谢你能来。大家终于聚在一起了。多么奇怪的是她在照顾我。别哭,我累了。走吧,求你了。把你的圣象给我,以此来纪念我吧。

玛利亚:别这么说不要别这么说不要这么想!

安德鲁:照我说的做求你了!

玛丽亚:哦!安德鲁!我可怜的哥哥!

(午夜,娜塔沙,玛利亚陪伴,安德鲁死了,玛利亚画十字)

娜塔沙:他没有体温了,他走了。


幻境娜塔沙:我爱你,而现在却没人爱我了。但我永远会记住你的。

安德鲁:但不能像这样。

娜塔沙:能,就像这样。sadness,结束)


第五幕

随后皮埃尔被救,法军被赶出了俄罗斯。俄罗斯上尉多老克服,发现了他旧日的的好友皮埃尔,将皮尔送回了莫斯科。娜塔沙的父亲被诊断出患有绝症,不久后便去世了。

(敲门)(先悲伤后欢快)

 

尼古拉:母亲让我送来问候?希望你一切都好。

玛利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已经很好了,谢谢。她现在怎么样?

尼古拉:她真的很谢谢你,你去看她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安慰。

玛利亚:你呢?还好吗?

尼古拉:你也知道,我不得不放弃我的军官职务,来照顾家人,但也于事无补。

玛利亚:因为你的家庭牺牲了自己,这样的做法很高尚的也很让人遗憾。

尼古拉:不真的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称赞的地方,我为从前幼稚的举动感到自责,为此付出代价。现在我的母亲和妹妹跟着受苦,我不值得你的好意。

玛利亚: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安慰你。我们在农场的时候曾经走的这么近,现在有哪里不对了,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尼古拉:事实上原因有成百上千条。我们的家庭失去了一切,战争结束了,我没有工作。我可怜的母亲的向来毫无所求的现在就要自己缝补袜子,她非常不好意思,一直都不敢出门见朋友,我妹妹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就结束了。

玛利亚:让我来帮助你们吧,我手里的钱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尼古拉:你还不明白吗?我怎么能向你求助呢?人们会说我是为了钱才跟你在一起的。

玛利亚:你觉得我在乎什么别人说什么吗?听着,我不会改变心意!如果你的心没有变还是像当初在农场的那样。是我所认为的那样的话,那我的心也一如往昔;如果你知道,我,我已经等了你很久!

(相视而笑,欣喜若狂)

尼古拉:玛丽亚!我亲爱的玛丽亚!

求婚

(淡淡的孤独)

娜塔沙:皮埃尔,欢迎,来坐坐吧我的老朋友。


皮埃尔: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又到春天了。

娜塔沙:是啊,现在,物是人非了。

皮埃尔:我如同在海上的一只小船,经历了大风大浪,只为寻求港湾。

娜塔沙:我不也一样吗?

皮埃尔:我现在只想寻求一个人,陪我度过人生。

娜塔沙:离开了安德鲁,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人。

皮埃尔一下子站起来,看向娜塔沙

皮埃尔:你想过吗,和我。我知道我浪费了许多时光,但是,我恳求你,你觉得我值得吗?

娜塔沙:我们经历了大风大浪。。。你值得。


第六幕

野餐(鸟叫)

管家:先生,今天的日报。

(皮埃尔拿起报纸)

皮埃尔&娜塔沙&玛丽亚&尼古拉:致和平!

当生活的巨轮不得不驶向未知的生活,只是我们以为我们就此失去了一切,但这只是崭新又美好的生活的另一个开始。只要是活着必然会遇到幸福,日子还很长,好日子还在后头。



上海市中芯学校G10指导老师:曹玲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xywxxf@163.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