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快报 | 事业发展 | 校园联盟 | 小学作文 | 考场作文 | 七色阅读 | 法制军事 | 悄悄话 | 体育世界 | 开心一笑 | 报刊文稿
  轻轻爱情 更多  
淡淡忧伤
爱之新解
爱的承诺
爱心无价
真爱无穷
黄 玫 瑰
爱情诱惑
那个角落
 
[个人组] 获奖名单
[京津冀] 获奖名单
[黑吉辽蒙青新藏] 获奖名单
[苏沪浙闽粤桂琼] 获奖名单
[滇黔川渝湘鄂赣] 获奖名单
[甘宁陕晋鲁豫皖] 获奖名单
 
 
[2018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8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8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8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湖南道县二中] 江浪文学
[江门培英高级中学] 校园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轻轻爱情 > 那个角落
 
圣诞快乐

谷天昊


雪下得很紧。
亚尔丁森林里是如死般寂静,残阳透过高大的乔木间隙无力地将仅有的余温撒在哈瑞苍白的脸上。由于缺少纱布和绷带,哈瑞的枪伤处仍在流血,染红了周围的雪地,红色透过冰雪在地上扩散开来。极远处,盟军的排炮在轰击,火光不时闪现,与晚霞交相辉映。林中的鸟被惊飞,呼啦啦地飞起了一片,挡住了些许日光。日光,越来越暗了。

我们三个人,在这两天了。
两天前,我所在的第一军在比利时南部进军时遭遇了大股德军,爆发了遭遇战,我们三人与部队失联,为避免再次遇到德军,我们一头钻进了亚尔丁森林。

“锵”的一声,罗宾打着了火,小心地从上衣口袋中取出纸片,倒了点烟丝,卷在一块,用手迎着寒风小心地拢着火,点着了烟:“我们得找个栖身之处,食物已经耗尽了。”我转过头去看哈瑞,由于不断的流血,他已经极度虚弱,一路上,他已昏迷多次。哈瑞无力地倚在树上:“我梦见了堪萨斯州,我的父亲刚上完工回来,带着劣质的烟草气息……”血从他的嘴角渗出。我也顺着另一棵树坐下,把钢盔压得更低:“会的,但得等到战争结束后。至于现在,你得保证挺住了腰板别倒下,才有资格谈这些。”良久,没听到哈瑞回话,我回头望去,哈瑞瘫在树旁,眼睛半闭着。“喂,哈……”“没事的,只是又昏过去了。我们……得向北走,那靠近德国边境,也许会有几户人家,对了,把哈瑞带上,别丢下这家伙。”罗宾扔掉了已燃尽的烟头,闪烁的红点照亮了周围一小圈雪地。

夜幕已经降下,树林中偶尔有弹坑,估计是德军的加农炮打偏了炸到这里,弹坑很大,这让路很不好走。罗宾举着火把走在前面,我扶着哈瑞踉跄地走在后面。“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罗宾漫不经心地说到,并没有回头,只是自顾自地走着。“当然记得,是圣诞节吧?”我顿了一下,见罗宾并没有回答,又继续说下去,“可是,对于我们又有什么意义?战争摧毁了一切,你原先的价值观忽然变得一文不值,唯一的信念变成了活下去,为了这个信念,我还不得不杀人。看,我原本是个工程师,但战争教会了我用枪里的子弹来衡量每个人。圣诞节?哼,它现在对于我来说还不如一袋压缩饼干来的实在。”话音未落,罗宾突然转过身,用手扬起了脖子上的项链,在火把的照耀下,我看清了——那是十字架,银白色的身体闪着冰冷的光。“你刚才说到信念?看这个,这是我在二十三营服役时汤姆上尉临死前给我的东西,这是他立过二等功的勋章,他告诉我这是如中世纪骑士般的荣耀——我为了人类的解放,善的传播而奋斗过。所以我相信,战争,不仅仅只意味着你说的那些。走着瞧吧。”

“火光!是火光!杰姆,看,圣诞的好运找上我们了!”我顺着罗宾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闪烁的火光在风中摇晃,是一户人家。哈瑞也跟着兴奋起来,我们加快了脚步。
罗宾急切地上前敲响了木门,“有人吗?”伴随着敲门声,屋内传来了一声碟子破碎的声音,火光也熄灭了。哒哒……脚步声越来越近——门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一位老妇人,褐色的头发在风中杂乱地飘着,脸上满是褶皱与疲惫——这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谁?”她极细的声音刚一出口,便被呼啸的寒风撕碎,她干瘪的身躯摇晃着,看得出,她被吓坏了。
“我们路过这,一位兄弟受了伤,请问能不能……”罗宾不是个崇尚武力的粗野家伙,他之前是一位大学生,所以尽量让自己的言语变得温和一点,这和军中那些满口粗话的家伙有天壤之别。妇人扫视了一下我们,我也下意识点了下头,哈瑞躺在雪地里,鲜血染红了一小片雪地。
“啊……好……进来吧。”妇人的语音仍在不停地颤抖。

微弱的灯光下,是一张材质已经有轻微腐烂的木桌。妇人正在将还冒着白气的马铃薯放在桌上。
突然,从门口传来了一阵噪声。
笃笃笃……糟了,是敲门声!这个时候来访,极有可能是德军!屋内原本已稍有缓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紧张。我和罗宾悄悄地拿起步枪,倚在了门后。“喀塔”,我将子弹上了膛。半俯下身,移动到窗子旁,极慢地探出头。透过残破的玻璃,我看到了,那是一顶无比熟悉的令我憎恨的绿军盔!
是德军!

“见鬼了!”我低吼道,扳开了保险,抱紧了步枪。罗宾见此,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见机行事,别冲动。”
我望向那妇人,谁知她现在倒是出人意料的镇静,她走上前去开了门,“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圣诞快乐!”门外传来了妇人愉悦的声音,“完了,这家伙本就是德国居民,她肯定要帮德军抓我们!”罗宾在我耳边私语,“咱俩得趁现在冲出去!”我伸手拦住了他,“再等等,说不定事情会有所转机。”我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我们找不到部队了,能在这休息一下吗?”很明显,这是德军的声音。
“当然,”妇人的语气看似轻松,但我还是捕捉到了话语中的一丝恐惧,“你们还可以吃上一顿热饭,可是……”我听得见我的心跳声,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枪。
“我这还有三位客人,你们也许不会把他们当成朋友,但我们要过圣诞夜,不 !准!开!枪!”妇人一字一顿,但话里却充斥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是美国兵?”
“听着。”妇人拉高了声调,“你们,还有里面的几个,都可以做我的儿子,今夜,让我们忘掉这回事吧!”
我唯能听到寒风肆虐的呼啸,可怕的静默……
“话已经说够了,现在,把枪放在柴堆上,孩子们,该吃晚餐了!”

等到我恢复了意识,德国兵已经坐在我旁边了,妇人去储藏室拿马铃薯了,屋内只有死一般的静默,我尝试着找点随便什么轻松点的话题,但无法开口。
“怎么……他……受伤了么?”倒是一个德国兵先冲我开了口,但话语还是难免磕绊,“我这还有些绷带……”他打开了背包,默默地帮哈瑞换上了新的绷带。屋里的烛光很暗,随着不时透过窗子的北风摇动。我又想起了罗宾之前的话。“谢了,兄弟,也祝你圣诞快乐!”哈瑞轻轻地说,随后把头又转向我,“我又梦到了堪萨斯州的阳光,那是我家门前的草地,我的哈迪(宠物狗)在奔跑,又扑进我的怀里,迎面扑来的是新鲜的泥土味……”那个德国兵笑了,站了起来:“战争是很残酷,但我想那些政客永远也想不到,我们会与敌人共享一杯咖啡,谈论自己的家乡,甚至还送上一句‘圣诞快乐’。”大家都笑了,气氛缓和了不少,罗宾指了指窗外:“看,外面的亚尔丁森林现在很暗,但我有一个梦想,梦想有一天阳光会照在上面。”“哈哈,明天就会啊!”另一个德国兵说。罗宾笑道:“没错,但森林里的小动物对黑暗恐惧,我们不会,因为我们知道,太阳落下去了,明天还会升起来的。”

朝阳亮得发白,哈瑞被放在简陋的竹制担架上——这是妇人送我们的。德国兵拿着地图:“你们再向东走,再走2英里就应该会碰到你们的部队。”“谢了,战争还得继续,我们有使命在身,必须得上路了。我的梦也不会就此结束,愿上帝保佑。”我在胸口划了个十字。“阳光能在某天真正的普照大地。”迎着晨曦,我们上路了,留在后面的,是白茫茫一片——我没有回头。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xywxxf@163.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