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快报 | 事业发展 | 校园联盟 | 小学作文 | 考场作文 | 七色阅读 | 法制军事 | 悄悄话 | 体育世界 | 开心一笑 | 报刊文稿
  中学榜 更多  
李贺佳
高三
高二
高一
初三
初二
初一
翟佳伟
 
[个人组] 获奖名单
[京津冀] 获奖名单
[黑吉辽蒙青新藏] 获奖名单
[苏沪浙闽粤桂琼] 获奖名单
[滇黔川渝湘鄂赣] 获奖名单
[甘宁陕晋鲁豫皖] 获奖名单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征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参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园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作
[2019年度新人杯] 恩施市三中
[2018年度新人杯] 应城一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中学榜 > 高一
 

夏虫何语冰

张华森


  总有人说要把带有暴力血腥的东西全部封掉,把涉及到色情低俗的东西也全删掉,让世界成为一个散播着美好文明的乌托邦。但是,一个人若是不清楚坏,便分辨不出好。每个人都像是一颗没有眼睛的皮球,想要了解什么,总得亲身撞上去,以身为眼去感受它的形状和性质,才能在心中构造出对它的理解。可如果皮球连平坦的道德之路外是什么都不知道,便总会往外走的。

  这是人的本性也是人的悲哀......可如果早有人带着这皮球见识见识该多好?   ——序言                               

  我曾认识一个好哥哥。成绩拔尖,他又聪明又懂事,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带着“别人家的孩子”的光环。

  这么乖巧的孩子就应乖巧到大的。

  可是他从初中开始他便变了一个人,他抽烟喝酒染发打架,把能试过的堕落方法都试过一遍。成绩一落千丈,在一个暑假的时间里便从年级第一到倒数第一。他与父母顶嘴,甚至打架。他的父母三番两次都抓到他在网吧过夜。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最后他的父母被气得头发花白,却又无可奈何。

  “送去汽修吧。这个都不学就只能当没这个娃了。”我听到他的父亲叹着气说。我从门缝里望去,他的眉头拧成一团,像是被泪水浸透了的皱巴巴的纸巾。他的眼里蒙着什么氤氲的东西,像是哀伤的雾,又像是浑浊的水。

  我无言,只能轻轻的把门掩上,让我的父亲宽慰他的父亲。

  我缓步走上楼,推开他的房间门。我想找他好好谈谈。毕竟在我上了高中后,就没怎么见面了,

我想劝劝他。

  我推开门,却看不清房内。房间里没开灯,一股浓烈而劣质的烟味扑面而来。书桌上摆着一座烟灰缸,上面摆着七八个烟头,还积着厚厚一层烟灰。地面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肮脏感,光线也十分昏暗,事实上,房间里并没有开窗帘。窗外临近日落而有些昏暗的光透过缝隙勉强的照了进来,无力而苍白的光映在地上,也映出一个坐在地上的青年。他的手里拿着不知装着着什么东西的注射器,身边堆着烟头和烟灰。曾经阳光而清秀的脸上如今有浓重的黑眼圈,沉重的眼袋使得他的眼睛像一个凸起的球。蜡黄的脸凹陷下去,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体虚浮。

  “你手里那个注射器是什么?”我颤抖着发问,双拳下意识的握紧了。

  “哦你来我家啦,森。”他笑着说。“要不要试试这个?打到静脉体会那种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说着他眯起眼睛,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超爽的。”

  一股怒气从我心中燃起。我想也不想便走上前一掌把针筒注射器给打到一边。注射器带着不明液体倒在地上,他半爬半走,想将针筒捡起来。我一脚将针筒从他手边踢开,踩碎,免得他跟狗一样用着这个带着毒品的针筒。

  “你看看你成什么样了.......阿乔!”我吼道。原以为他还不会吸毒的。但没想到会看见这样的童年伙伴。

“这样呗,能怎样?”他贱笑。说完,又如同狗一样的半爬半走着想要拿出新的注射器。

“你再这样我报警了。”说着我拿出手机,拨下110三位号码。我故意开大了手机的按键声,“110”这三声机械的女声回荡在逼仄黑暗的房间里,但他没有变脸色,面色平静的像是一条平静的臭水沟。

“你以为这样有用吗?”他突然笑着反问。“反正我都是烂命一条,我以为你会理解的。”

  我也冷笑着反问:“你真觉得你是烂命一条?你忘了你爸妈?你忘了你的朋友们?你现在改过自新还来得及.......”说着,我的语气突然弱了下来。“我觉得大家都在等你。等那个好人回来。”我说。

“早就回不去了。”他又笑着说。但不是贱笑,而是狞笑。“从我吸了第一口烟之后,就回不去了。”

  “那种滋味真是好极了。打破了给自己的约束,跨过了法律的边界,真是无比美妙啊!我那时就爱上了这种感觉。让那些什么规则法律统统见鬼去。真奇怪,明明跨过道德和法律底线时一般人都是痛哭自己为什么会行为失准......可我开心极了。”

  “从喝酒抽烟到跟老师对骂再到带着一帮人扎校长的车轮胎......多刺激啊,那种激素飙升的感觉。像是从地狱跳到天堂再掉回来。”

  他边狞笑着边说着这堕落而疯狂的语言,像是徘徊在世间无处可去的恶鬼。他明明是在笑着,却又像在悲伤的痛哭。

  “我交白卷逛夜店,每个晚上我都到学校附近的网吧里打游戏。你也玩,你应该知道我怎么想的。学习根本就不重要了。及时行乐才好,活在当下嘛,命变的贱就贱喽,反正我也该这样子去衬托你这种人。你努力学习高高在上,考到全市最好的高中甚至可以得到一台高配电脑的奖励——那是怎样昂贵的奖励啊?而我只能随便打劫几个小学生,拿着三四十块钱去网吧包个早中晚。”

  “可也没什么,这种跟麻醉一样的感觉真的太爽了。像是什么都不用干的僵尸一样。”

  说完,他又低下头来,这番话用尽了他所有力气。

  “老实来说,我希望你别来我家。”他说。“我想着你要来就把‘k’混进饮料里给你的。”他顿了顿,说:“可现在我不希望你跟我一样被冲昏头脑,你还有爱你的人.......

  “没错,我能理解你,所以我现在根本原谅不了你啊混账!”我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怒气驱着我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摁在墙上。就算我只是一个并不重视体育锻炼的学生,可是抬起一个天天熬夜又吸毒,骨瘦如柴的废人也还是轻而易举的。我怒视着他的眼睛,想从那条臭水沟里看出什么反悔的情绪,可是没有。他的瞳孔微微涣开,像个死人。

  “能理解还不能原谅我这条烂命?好学生你可醒醒吧。”他淡淡地说。

  “就是因为我能理解所以我不能原谅你。”我将他放下来,冷静了一会,说:“你应该早就知道那些东西的坏处吧。”

  “不知道啊。”他又贱笑起来了。“所以想去试啊——你该不会是没试过都知道吧。”

  “我确实知道。”我本该很生气的,但却平静了下来:“我知道吸烟会让我的肺烂掉所以我不敢吸。我知道喝酒太多对肝不好所以我只敢喝无酒精饮料。我知道打游戏太多整个人都会颓废。我知道吸毒会祸害全家.......所以我不去多试。我很清楚自己这样会‘’的。”

  “为了理解吸烟的人我试过在抽烟的人旁边吸二手烟,但我发现直到待在吸烟者旁边等到吸完,我都无法理解那到底是个什么快感。为了知道喝酒是个什么感觉我偷喝过半瓶红酒,但发现跟果汁比起来‘也就那样’.......也许是我在骗自己,但我尽力让自己不陷进去,然后告诉我自己一件事情——这是坏东西,请别继续了。”

  “我也颓废过啊,游戏谁不玩?可是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关游戏什么事情?那些玩对战游戏的人上街打人了吗?电影里出现些惊悚的东西就会把小孩吓得精神失常吗?错在人不在游戏抑或是其他的文化载体啊。一个人若那么容易就被影响那只能说明他受到的教育不够好,他本身就不行还把过错推给其他东西。”

  他仍微笑着,可眼蒙了层薄雾。

  “我玩跟战争有关的历史游戏,所以我珍重和平,因为看见了流血看见了杀戮,这比新闻里出现的战争照片更有代入感也更加令人感到害怕。我害怕这种东西出现在现实里。制作者的本意也是希望能通过这些教育我们。而不是宣传暴力。游戏总归只是可以带有教育意义的消遣玩具,酒也只是拿来在庆功宴上欢庆成功的饮品,烟也只是某些成年人拿来消愁的罢了。我了解这些所以我不会去尝试啊。而你根本不知道,也没有控制住你自己。”

  “那看来我们早不是同路人了。夏虫何能语冰?”他说。“可如果我早就像你一样知道这些我就不会这样了吧.......这就是不同的地方了。”他还是面带着微笑,却忽然抢过手机按下接通键。

  “我要自首。吸毒的。”

  再看见他是两年之后。

  他说那些话想刀一样扎着他,看到从前现在的差距心里蛮痛的。

  他说如果都知道坏是怎样的,而不是避而不谈,那就不会出现像他一样的坏人了。每个人都像皮球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只能亲身去撞,去感受,可如果早有人带着这皮球见识见识却不至于脱手该多好?这样皮球就不会滚出道德之路了。

  像奥德修斯一样把自己绑在柱子上才去聆听女妖歌声,才是我们应该做的吧?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xywxxf@163.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