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快报 | 事业发展 | 校园联盟 | 小学作文 | 考场作文 | 七色阅读 | 法制军事 | 悄悄话 | 体育世界 | 开心一笑 | 报刊文稿
  原创佳作 更多  
小说
剧本
想象
写人
写景
状物
记事
童话
 
[个人组] 获奖名单
[京津冀] 获奖名单
[黑吉辽蒙青新藏] 获奖名单
[苏沪浙闽粤桂琼] 获奖名单
[滇黔川渝湘鄂赣] 获奖名单
[甘宁陕晋鲁豫皖] 获奖名单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8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大赛获奖作
[湖南道县二中] 江浪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佳作 > 小说
 

往事不藏

康 婷


这个村庄有个很美丽的名字“榆林”,没人记得这些榆木是什么时候在这里开始埋种生长。小一辈问老一辈这个问题都只有一个回答“我小时候它们就在了。”

   天淡淡薄荷蓝,早上雾气有些重,麦田连着雾连着蓝送来了一阵歌声“扯来那一尺红头绳给姑娘,一梳人人见了夸,二梳考上清华,三梳嫁个好人家……”桂芝娴熟的给十岁的小孙女谢茵敏绑上了红头绳。

“奶,你说的清华在哪呀?离我们远吗?”茵敏用手摸了摸绑好的红头绳,歪着头问道。

“哈啊,远啊…敏敏要真是去了清华,奶奶也跟着傍光了。”

“敏敏还会见着奶奶吗?”

桂芝宠溺的拍了下茵敏的小脑袋说道“人家大城市里的好玩意比咱种的庄稼还多,你惦记我这老婆子做什么?”茵敏吐了吐舌头,从竹凳子上跳下顺了一把门后给鸡准备的谷粒,跑到院中,学着桂芝的样子“咕咕咕咕”给鸡撒食。茵敏拍了拍小手,用力吸了一口气“奶,还是早上的天好,跟薄荷一样。晚上燥热,直叫我烦。”“那你可得学会喜欢晚上。”桂芝端着汤边喝边看着茵敏“快来把汤喝了,凉了。”茵敏想象不到自己喜欢上晚上是什么样子,只好悻悻的回屋用早饭。

到了晌午,邻家小弟九斤来找茵敏。进门九斤便大叫道“敏敏姐,五贵爷爷家的莲蓬结籽了,叫咱们过会儿去吃!”茵敏回道“你个这儿歇着,我帮奶纫线,纫好了就去”。桂芝和蔼地笑着“是啊,九斤你等会儿你敏敏姐,我不中用了,纫线纫半天进不去!你说说这人啊…”   

“奶你别这样说,不是有敏敏吗?敏敏可以帮你”

    “我也是,我也是…桂芝奶,九斤也可以”

“哈哈,都是好孩子,咱们榆林村出来的孩子都顶好!”

“奶,我弄好了,瞧”

“哟,引的真好!”

茵敏害羞地揉了揉衣角。“快去吧!叫你五贵爷等急了,可要拿竿子打的”两人应了一声飞快的出了家门。

   

 午间的太阳将青嫩的叶子照的有些蔫了,村里的小孩在院子嬉闹,大黄狗趴在阴凉处吐舌头喘气。布谷鸟躲在树间。偶尔送来一阵凉风吹响榆叶“簌簌簌”声音,似乎是这午间的摇篮曲。

五贵爷那边挺热闹。两亩池塘一眼望去大片大片的荷叶,还有未落的荷花,莲蓬傲然挺在池中。五贵爷戴着草帽撑着木筏在莲叶中流连,不时的薅下几头莲蓬。村里的虎子,晴晴,小壮都在。坐在池边剥着莲蓬,三人小脸热的发红。茵敏跟九斤跑到池边拢着手朝五贵爷喊“五贵爷爷,我们来了”。

“哎……好嘞!”五贵爷调头将木筏往池边划。这位老人的臂膀是那样的结实有力,是庄稼人特有的。五贵爷将木筏支在池边,从木筏上掂了一竹筐的莲蓬。“来,娃娃们”五贵爷拎着竹筐往树荫走去,示意孩子们过去。五贵爷把竹筐往地上一放,草帽一摘,一头白花花的发丝格外耀眼。

“五贵爷爷,莲蓬真甜”茵敏仰着头眯着眼道。

“哎…哎…甜了好啊,满池的莲蓬籽啊…”五贵爷紧皱着眉头,用手拭了拭眼角。

“爷爷,你是不是想全生哥和裴珍姐了。”茵敏不在吃莲蓬了,往五贵爷身前依。

“想啊…都个儿外面念书呢,快回来了吧…家里放了好多的莲蓬籽,你裴珍姐爱喝莲子茶。”

“明儿晒了给姐和哥寄过去吧”茵敏扬了扬手中的莲蓬。

“晒的都有,每年都寄着呢,就是不见回个信儿,不知道娃过得好不好。”五贵爷长叹一声,起身准备回院“敏儿,你拿些莲蓬回去跟你奶吃,让你奶炒炒。”

“啊?…好…”茵敏心想五贵爷怎么就回去了。

 

不知不觉傍晚到了。田地那边的夕阳染红了半边天,阳光像是被稀释了好几遍,清澈澄亮。

“奶,今儿五贵爷爷哭了,是想全生哥和裴珍姐了。”茵敏和桂芝在院中剥着莲蓬。

“嗯。”桂芝两眼盯着莲蓬,似乎没有听茵敏说的什么。

“奶,全生哥他们为什么喊五贵爷爷喊叔,五贵爷爷的孩子呢?”茵敏好奇的问道。

桂芝顿了顿“你五贵爷不是咱们这里的人,全生他们不是五贵的孩子。”

“啊?”茵敏停住了剥莲蓬的动作,看着桂芝。

“当年北边闹饥荒,北那边的人全往咱们这边跑,严国他爸收留了五贵他们一家,饥荒过了,他们一家人也就走了,就说了一声哪个村的。大家伙也都俞大了,谁知严国痨病,全生裴珍才两岁啊,就想着拖个信儿找找五贵他们。还没个回信呢严国就走了。隔天村里来了个男的,拿着严国托人写的信,说来报恩了。五贵年纪比严国大,一来就是十几年了,一直没娶亲。”桂芝看了看天又道“五贵是真真儿的好啊,待全生他们一家没得说,什么苦都抗……”

茵敏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今天中午看到的五贵爷爷。一摘草帽随风飘了几下的白发,还有他身后的池塘,仿佛就在五贵爷爷的肩上。

“怪不得莲子甜。”茵敏喃喃自语。

“轰隆隆”天上落下了豆大的雨滴。顷刻,洒的人间雨满头。

“不好”桂芝转身往屋里跑“敏敏快回屋拿雨披!”

桂芝从偏房出来,一手抱着一摞茅草,一手撑着雨披飞快的往村的南边跑。茵敏拿着自己的雨披紧跟着桂芝的后面。雨是洗不净土路的,可是路上的小石子却格外的亮。

“桂芝,没事儿了,大伙都给搭好了,淋不到婶儿的。”九斤叔从梯子上慢慢下来。

“哎呦,你说我,总惦着要把咱婶儿的茅草给换换,白儿忙了忙,老给忘。这下雨了,才慌着过来。”桂芝无奈的说着“好歹没事儿。”

“哈哈哈哈桂芝嫂,别怪自个儿了,不是还有我们吗?”村民说道。桂芝长舒了一口气。祖孙俩人看着彼此身上的雨水,笑了。

这是茵敏来到这个世上第十五个春天了。布谷鸟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叫的格外勤。“敏敏,布谷催咱们布谷喽。”

“是的奶,隔些日子敏敏又要去县里上学了。”十五岁的茵敏五官开始长开,眉目清秀。

 

“嫂儿,不好了!”晴晴妈急慌慌的跑过来。

“怎么了?”

“五贵叔……五贵叔…他……不行了”

“不行了?五贵不行了?”桂芝愣在原地。

“今早儿家里那位找他,唤了半天,不省。怕是要走了。”

茵敏扶着心情激动走路不稳的桂芝到了五贵爷家的院中。桂芝没说什么,眼泪一直的流。

茵敏的泪水也在眼里直打转。“全生哥他们不是来信说要回来了吗?怎的还没有到?让五贵爷爷走前看他们一眼啊…”茵敏哽咽着问晴晴妈。

“估计来不及了……”

三天之后,五贵爷下葬,全村人都在,唯独没有全生和裴珍。

“埋吧。”

天阴沉,雨凄凉。

“爸!”

大伙惊奇的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是全生哥和裴珍姐!”

“爸!我们来晚了,孩儿不孝。”

“爸!我回来喝你泡的莲子茶了…爸……”全生和裴珍两人跪在五贵爷的棺材前,泪水同着雨水一起落。

“我知道你们会回来的…会回来的…”桂芝抚着两人的背说道。

下了三天的雨,停了。

“五贵心愿了了…了了。”

 

“奶,敏敏要去高考了…”茵敏躺在桂芝的怀里不舍的说道。

“真好,奶等着你接我去大城市里面。”桂芝现在也满头白发,岁月在她的眼角嘴角都刻下了印记。

“同学:谢茵敏 ; 我校决定录取你入中国语言文学类专业学习。”

“奶,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茵敏激动的拿给桂芝看。

“茵敏要去大城市了,咱们茵敏有出息了。”桂芝笑道。

“奶,我走了,你自个儿照顾好自己,敏敏很快会回来的。”

“敏儿啊,这些黄花苗你带着,你这孩子老上火。”桂芝拍了拍茵敏的手背“好好学啊,奶奶等着呢。”

大三的一天夜里,茵敏梦到小时候依偎在桂芝怀里,梦到村里的榆树发芽了,梦到布谷鸟在树间穿梭。茵敏醒来,枕巾是湿的。“家里那边依旧没有回信…”茵敏难过道。

很快大四毕业了,茵敏买了最近的一张车票,连夜往家赶,她的榆林啊

“还有一会儿就到村里了,客车很快的…”茵敏安慰自己。窗外的夕阳依旧那么清澈,薄薄的一层铺在归鸟的翅膀上,不像纱,像少女的泪。

依旧是那么燥热的晚上,茵敏拖着行李站在村口。一步…十步…五十步…快了快了,快见到奶了……

杂草。灰尘。没有生息。门缝里面夹着的信。

茵敏没敢再往前。

“奶……”

颤抖的声音竟也惊起了布谷。几只布谷在夜里叫了起来,似乎在说着“不哭…不哭…。”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xywxxf@163.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