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快报 | 事业发展 | 校园联盟 | 小学作文 | 考场作文 | 七色阅读 | 法制军事 | 悄悄话 | 体育世界 | 开心一笑 | 报刊文稿
  网络写手 更多  
云卷云舒
四季如歌
诗情画意
壮志难酬
世事无常
岁月如诉
励志文章
幸福
 
[个人组] 获奖名单
[京津冀] 获奖名单
[黑吉辽蒙青新藏] 获奖名单
[苏沪浙闽粤桂琼] 获奖名单
[滇黔川渝湘鄂赣] 获奖名单
[甘宁陕晋鲁豫皖] 获奖名单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8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大赛获奖作
[湖南道县二中] 江浪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写手 > 云卷云舒
 

穿星·逐华

赵新颖

 

愿云有涛兮,夜有澜,昨夜星辰恰似你。

    夜,静得如此清晰,又若似轻云遮月显得些许暗沉,伴星辰,赏皎皎月,倏尔,微风伴着些许凉意扑面而来,南鱼之北的那颗星,似乎受到了惊扰,略微的颤了颤,光亮也愈发地明澈……我便沉眠于万丈星河之中。

霎时,双眸微睁,万星碧空如浩,环顾四周,前方为一条倚轻风荡漾的长河,身后则是青草如茵,此景很是妙哉!

忽地,传来一句呼喊声,“小姐,您说来此赏景,许久未归,奴婢着实担忧”,顺声寻得一位上身着衫,下身束裙,肩加披帛的豆蔻少女,未来得及反应便脱口而出,“莫非是大唐?”面前的小丫头点了点头,那收拢于顶,分两股向上各扎成一个小髻的发,愈加证实了我的猜测,望着髻上的珠翠花钿,心“砰砰”好似停顿了少顷,又恢复瞥见河中倒影,这人儿,妆容委实精细,脸色白嫩如霜,想必是铅粉之功,瞧这双颊,如今可是了解,金盆水星泼红泥”毫不夸张。胭脂抹得,洒脱豪放,修眉饰黛却十分精妙,眉目花钿最具特点,阳光五光十色,十分绚丽,竟是由蜻蜓翅膀制成,这唇脂虽十分小巧就于岑参所言朱唇一点桃花殷,但却描慕的十分精细,发髻呈螺壳状髻后垂有彩色丝带,应是“螺髻凝香晓黛浓”发间翡翠十分亮眼,身着红色华服,甚美,体态丰腴,绰约多姿媚娘如花。

梦至大唐?如此大好时机,必得好好把握,“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小姐,怎可呼奴婢妹,奴婢如烟。”女子欠身作礼。

我心中顿了顿,“午时于此赏景,我不慎碰头于岸边, 如今从前之事已想不起,你可愿为我保守这个秘密?”

眼前的人似乎十分惊讶但迅速恢复了正常,“奴婢愿意”,小丫头点了点头,我心中想道:虽是表露出了惊奇,但总体反应也太过于平静,不过,信了就罢,  

“如此,便好,回程”。

唐时的风,吹动了多少公子的飘飘白衣,也不知现如今是何年月?于马车之中,望着如烟冥想着,忽地,她贴近我耳旁,“小姐,别闹了,您从小就小姐的外貌少爷的心四处乱跑,次次都皆能找出借口,如今没辙了,竟闹出失忆,此等大事,再不正经,奴婢可帮不了您!”

我怎会骗你,今是何年,我处何处,我是切实不识,看我双眸清澈透亮,无半点玩笑之意。她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我令他冷静将我的身世,娓娓道来,“您的父亲是朝廷官员,您叫苏澜清,您从小便喜好游山玩水,常找借口外出赏景”……“学识渊博的小姐薛涛,是您的好友,为朝廷官员薛郑之女,今年乃唐代宗十三年”。“薛涛?才情堪地卓文君的才女,这样一样翩翩少女的石榴裙可比那白衣飘飘更具吸引力。”心中暗自欢喜竟得如此优秀的好友,真乃穿越一大幸运。我们去找她。

此时正值炎炎夏日,于她府中时,只见远处行来一翩翩公子,青衫折扁,但少了些许英气,多了顽皮与娇柔那便是我,唐朝盛行女扮男装,跟在一旁的如烟小姐还是未改本性,叹了口气,此时庭院中的梧桐正沙沙作响,薛涛的父亲吟诵道:“庭院一古桐,耸千入云中。”

此时薛涛正与我玩耍,你能续上这首诗吗?薛先生随口问道,薛涛眼眸盯着我丝毫未动,便随口答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才女之气显露无疑,果然在父亲的熏陶下 ,她工诗善词,才情过人,但此时薛先生的表情令人捉摸不清,盛是喜忧各占一半。

    不知是知道后来会发生何事,还是不忍心看她如此画面被尖锐刺破,薛涛,往后无论何事发生,我终会于你在一起,有友如你,此生别无所求,她似乎觉出我有所不同,但并未十分在意目只是一时的认真深沉,立刻又变得无忧无虑,看向她如此姿客美艳,面容姣好,为何命运多舛,或许天妒英才,或许因为如此才造就了中国四大才女——薛涛。

    此后,她与我常见面,我总急迫地想见她,我对她即将面临的事感到心痛,想要抓紧她,却抓不住,又如回到末时之感,若即若离的伤感。

    之后,便传来因父亲敢于说话,为人正直,得罪了权贵被滴四川,该来的还是来了,临别,我抓着她的手,“不离不弃”只因这句话,我常令如烟掩护,十天半个月不归家,因而常被责罚,但我只愿薛涛并不茕茕孑立,愿能常伴她左右。

阴雨连绵,及笄之年的她,才貌双全,容姿既丽,通音律,善辩慧,通诗赋,我来到她面前。

“近来可好?千万保重自己的身体。”我握着此粉黛丝锦,用品递与她,实在不忍看着她一步步走向结局,虽已成定局,但仍于心不忍,“一定要照顾好你父亲,不可让他出事,万万不可令他出使南诏。”临走还是脱口而出,之后?之后,我宁愿已回至那片星海之干,以天为被,地为床,放心的认为是一场梦,放肆的待风把泪带走。

之后,万般阻挠,父亲只当她不懂事,万般不忍,她也无法阻止终,因染瘴病一去不返。

“苏澜清!你须得解释清楚。”

“我……无话可说。”

“苏澜清!你是否已知晓结局,是否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

“你竟如此……”话未说完,她随即已转身,她那失望的伤痛已发不出声音,该忘记的该记住的都忘不掉,风又有些许刺骨,毫无意料,天竟下起了雨,顺着风拍在我的脸上,有一颗较大的珠恰好拍在嘴角,微泯吻,咸的,伴着苦。

    那之后,她再未见我,为支持母亲生活,她成为了一名营妓,“诗酒之外,尤见才辨”她于酒席场上游刃有余,我常去看她,她从未看见过我,她作了五百多首诗,首首惊艳,她的字也十分标致,《萓草》可以媲美王羲之。之后,她的生活渐渐地平淡而又美好起来,韦皋看中了她的才华,为她请作“校书郎”虽不知是否有名,但韦皋十分重用她,因她建议开池设笼,栖孔雀,他们被渲染为一段佳话。

在一旁默默观察她的生活,本已十分心满意足,但我深知,她的磨难即将来临,我捉住她的手:“虽你现已经功成名就,但万事小心,切忌恃宠而骄。”我深知她不爱钱财,虽收得钱财一分不留,但还是难免被贬,她嘴角轻扬,有一滴泪划到我手心。“它不是泪,它没有感情的升华”,转身离去。

    之后的几年,她拖去了乐籍,成为了一个自由身,心中为她高兴,却也只能于西郊花溪畔观望。

    应和四年,“无非是一语成谶,二十年已过,为何你不肯原谅?如今看来我又即将有难,我只求与你再也不见。”没有过多的话语,仿佛这颗心已凝结成万年寒冰。

    这是她的人生,所有选择都是他自己的,我无权干涉,我所能够做的只有伴着她,望她难过时不会举目无亲至少拥有一个依靠。

    一袭道袍了今生,她终于爱情虽是一段无果的爱情,她的人生从炽热走向了淡然,她厌倦了世间的繁华喧嚣。大和六年,“薛涛,不离不弃”她看着我微笑着,满足的闭上了双眼,就在那双眸闭上的前一刻我仿佛又见到了微微颤动的星光……

    睁开湿润的眼,夜,夜得如此寂静,天空无星,万象云层皆不动,风停了,月隐了,她走了,泪干了,只有我的心波涛汹涌,波澜壮阔,从未平静,悲伤如烟,氤氤氲氲。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xywxxf@163.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