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快报 | 事业发展 | 校园联盟 | 小学作文 | 考场作文 | 七色阅读 | 法制军事 | 悄悄话 | 体育世界 | 开心一笑 | 报刊文稿
  网上点评 更多  
轻松写作
作文技巧
专题点评
教师平台
赏 月
作文评语
作文点评
风中芦苇
 
[滇黔川渝湘鄂赣] 贵州省德江县第七小学
[个人组] 获奖名单
[京津冀] 获奖名单
[黑吉辽蒙青新藏] 获奖名单
[苏沪浙闽粤桂琼] 获奖名单
[滇黔川渝湘鄂赣] 获奖名单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
[2018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大赛获奖作
[湖南道县二中] 江浪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点评 > 教师平台
 

整合教材传授“渔” 

陕西省西安中学  敖宏铭


2018年高考尘埃落定,细细分析试卷和学生的得分,我不禁感慨万千。

高三一年周周组题刷题,全批全改,精讲细研,结果,面对高考题型变化,学生还是措手不及,百洞毕现。在追踪征问学生时,学生们回答,“题型有些变化,成语、病句等语言运用整合在一个语段中啦,也没啥,还不是根据语境判断正误吗……就是小说与作文有些没把握……”从信息反馈看,学生读不懂、读懂表达不清、读懂表达清却审题有误等,这些现象比比皆是。

我们在组织复习的时候,总是告诉学生,无论哪科试卷,读懂是基础。但考场上,学生读不懂文本,读懂文本读不懂题面,读懂题面不知道从哪些角度答题,答题过程中不能精确选择阅读术语。而基本的知识板块诸如题型、答题步骤、答题技巧、基本常识我们教了练了吗?教了,教了不止一遍;练了,练了不止一年。但,很遗憾,收效颇微。

什么原因?

阅读出了问题。

我们天天教散文阅读、小说阅读,但一到考场,学生不会阅读散文,不会阅读小说。我们常常批阅习作,常常指导写作,但一到考场,学生审题都不能做到精准,大脑空空,了无思路,勉强为之,只能入格,要想写“出彩文”,我们的学生无论是语言储备、素材储备还是思想储备都还需要较大的生长空间。

考场150分钟,场外三个365天。用三年的时间准备一场考试,我们该如何提升学生学习的效果?

我认真翻读必修五本书,就以现代文的散文为例,必修一和必修二各有一个现代散文单元。必修一是写人记事散文,要求学生“能透过人与事的描写,仔细揣摩人物的个性、情操,看作者如何在人物描写中体现对人物品行的评价,如何在叙事中表现或隐或显的情感倾向。要注意文章中哪些地方最能触动你的心灵,哪些地方让你过目不忘,想想这是为什么。这很可能就是作品的‘亮点’,不妨加以圈点批注,认真揣摩”。必修二是写景状物散文,要求学生能“展开想象的翅膀,力求身临其境,感受作者心灵的搏动,体会作品所描述的美景,由此进入一种审美境界。写下你的心得;对那些美妙的段落,要反复朗读,熟读成诵,逐步增强对散文的鉴赏能力”。写人、记事、写景、状物,基本涵盖了散文的常规类型,如果学生能够依据这两个单元的学习得阅读散文之“法”,得法于课内,用法于课外,是不是就能够迁移成能力呢?

再比如,以小说为例,必修三和必修五各有一个小说单元。必修三学习中外小说,认识传统小说的基本要素,着重欣赏人物形象。必修五仍就学习中外小说,要注意把握小说的主题和情节,并指明把握主题,要从人物、情节、环境这三个方面进行分析。换而言之,如果我们能够结合高考试卷小说板块考点来教这两个单元,是不是会比较高效?

经过对教材的梳理和整合,我开始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以前,在教学中,我侧重于对教材研究分析,结合自己的理解、专家的讲析、同事的互动、学生的学情,我会精心打造自己的课堂,务必把教材教得面面精到、节节精彩、课后反思再上层楼。结果是,我研究得头头是道,讲解得天花乱坠,自己先沉醉在美文经典中而不能自拔,学生却未必能够食之甘甜,品之有味。再加上《新新学案》《分层作业》题库来袭,学生苦不堪言,哪里还有情怀去品味体会,进而提升鉴赏能力。审美,是要在身心俱不疲惫的时候操作的高雅行为啊!

现在,我深深体会,讲得再精彩,那也是一个一个片断,正如现在时兴的新词“碎片阅读”,在学生心中成不了体系,扎不下根。那么,两年后,当学生面对散文和小说阅读的时候,还是会两眼一抹黑,不知所出。

怎么办?

整合教材传授“渔”,教“教材”不如用“教材”教。

如果我们在教五本必修书的时候,先有一个整体宏观把握,把五本书每个单元按照不同的文体归类、梳理,并细分与高考对应的考点,在教学的过程中,按照不同考点有序训练,是不是会比在教授每一个文本时都眉毛胡子一把抓要好很多,而且省力省时。比如,在教授必修一与必修二的现代散文时,语文教师如果能在学生高一第一学期的上半学期教会学生如何阅读写人记事散文,并结合作文教学中“触动心灵的人和事”“写人要凸现个性”“写事要有点波澜”组织教学;在学生高一第一学期的下半学期教会学生如何阅读写景状物散文,并结合作文教学中“写景要抓住特征”“学习描写”“学习抒情”组织教学。阅读与写作相结合,看名篇,仿写作,“读”指导“写”,“写”带动“读”,是不是会更有效?如果把教材进行有机的整合,教学目标和教学任务分解到文,分解到周学习量中,是不是教与学都会变得轻松一些?在课堂处理教材的速度是不是会提升?那么,省出来的时间我们做什么?我们可以带着学生读与教材相近的写人记事的散文,并拓展鉴赏。文章读得多了,学生自然也就更明白同类散文的特征与审美点,“我心悦之,身必向之。”

教书二十年,我才终于明白,“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如果我把语文教材中的每一篇文章当作“鱼”,我知道,我给的“鱼”再大,也抵不了学生在高考应试现场所面对“渔”的危机。那么,就授之以“渔”吧。以前,我总以为“渔”是技巧、方法。事实上,老渔夫教儿子打鱼从来都不是坐在岸上教技法,他一定是带着儿子出海,让儿子看着自己撒网、收网,在实践中教儿子在哪里撒网,在什么时候收网……所以,如果我把自己想象成老渔夫,我该怎样改进自己的教学呢?

“渔”从来都不是技巧和方法,“渔”是实践,是实际操作。如果我们用教材教会学生高考考点,而不是等到高三才一个考点一个考点讲解刷题来训练,是不是高考的时候,学生就会读散文和小说了呢?

从教心路,摸索之路。教书多年,事实在教我,教“教材”不如用“教材”教。

 所以,我们要整合教材传授“渔”,让学生得法课内,用法课外,学以致用。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xywxxf@163.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