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快报 | 事业发展 | 校园联盟 | 小学作文 | 考场作文 | 七色阅读 | 法制军事 | 悄悄话 | 体育世界 | 开心一笑 | 报刊文稿
  原创佳作 更多  
小说
剧本
想象
写人
写景
状物
记事
童话
 
[个人组] 获奖名单
[京津冀] 获奖名单
[黑吉辽蒙青新藏] 获奖名单
[苏沪浙闽粤桂琼] 获奖名单
[滇黔川渝湘鄂赣] 获奖名单
[甘宁陕晋鲁豫皖] 获奖名单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征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参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园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作
[2019年度新人杯] 恩施市三中
[2018年度新人杯] 应城一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佳作 > 小说
 
虎卧荒丘
王  樊
魏景初三年正月初一,魏明帝曹叡病逝,沉痛的哀歌声回荡在洛阳上空,惊醒了萧蔷之内的猛虎……
同年正月二十七日,你,年近六十的司马懿,扶着天子冰冷的灵柩,心里仍对那天的托孤之事存有余悸……
那一天,你只身一人,一步步登上了高耸入云的凌云台,在这里,整个天下似乎都可尽收眼底。微风轻轻掠起你耳边的银丝,你皱着眉头,俯视着整个洛阳城,你看到的,与常人不同。常人只能看到薄雾下平民们的房舍以及官宦富人们的府邸,而你看到的,是洛阳城地下依旧锋利的兵戈以及还未凝结的鲜血!
你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进入了凄冷的宫殿……
大殿里的空气让你感到似要窒息,殿上只有明帝曹叡和身着铠甲的曹爽,以及年仅八岁的太子曹芳。但你在进殿的时候却注意到,殿后众多手持利刃的羽林军的身影,你意识到,这将是一场生死博弈!你鬓角的汗水滴落在殷红的地毯上,似鲜血一般!
明帝曹叡端坐于大殿之上,他虽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际,但那如剑一般的眼神仍逼得你抬不起头来。你缓步走到他面前,惶恐地跪了下去,那双布满皱纹的手死死地抓着地毯。
明帝挣扎着站了起来,你看着地上的影子,手抖得更厉害了。明帝走到了你的身边,慢慢地把你扶了起来……
“朕……封曹爽为大将军,封你为太尉,你二人皆为辅政大臣,要保住……朕这大魏江山……若……你二人有谁敢起反心……天人共诛!”明帝声音虚弱颤抖,但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低吼出了最后四个字,接着便瘫倒在了你身上。
“陛下万乘之躯,定能无恙……”你忙搀住明帝,低头啜泣着,丝毫没有注意一旁的曹爽眼中尽露贪婪,并攥紧了手中的利剑。
“无恙……‘这天下,哪有不死之人,不掘之坟,不亡之国……’父王的这句话,终究还是应验到朕身上了……”明帝虚弱地喘息着。
你缓缓地将明帝扶到座上,声音颤抖地说道:“陛下,武帝没有看到天下一统,文帝也没有,他们的希望,都寄托在陛下的身上啊,陛下安心调养,臣一定尽全力,助陛下一统河山。”
“仲达,你也快六十了吧,你说,朕才三十六岁,朕为什么……就活不过你啊……”
你背脊一凉,猛然想起当年武皇帝所说的三马食槽之梦……你司马懿,对曹氏家族来说,终究还是一头难以控制的猛虎!
你低下头不敢说话,只隐隐看到壁厢里的羽林军的身影变得躁动……
“仲达啊,武皇帝没跑赢你,文皇帝也没有,朕,也要累倒了啊……罢了,朕不管你多大,反正朕这大魏之旗,你可得给我抗稳了!记住,这大魏,始终姓曹!行了,司马爱卿,下去休息吧……”明帝虽然虚弱,但语气中仍充满了嘲讽。
“陛下!”曹爽明显不甘心放过司马懿。
“行了——仲达……昭伯……退下吧,朕想……清净清净……”明帝打断道。
“是——”你躬身缓缓退了出去,曹爽跟在你身后,身上的盔甲发出如同利刃刺骨的声音,你从他的脚步声中,听出了他内心的不甘,你心里明白,你是外臣,他是宗亲,他能带剑拥甲入朝,而你只能穿着官服,始终低着头说话,因为,你是外臣!
你走到了大殿门口,大口喘息着,你刚擦完鬓角的汗,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响——明帝,倒地了!
你转过头去,注视着殿内。
鹰视狼顾!几十年前,武帝就曾见过你这一面,几十年后的今天,你这鹰视狼顾依然咄咄逼人!
你回过神来,奔向殿内,失声痛哭……
……
“跪送——”宦官尖锐的声音把你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你缓缓跪下,恭送天子灵柩出城……
“若……你二人有谁敢起反心……天人共诛!”明帝的声音回荡在你脑海里。天子灵柩已经出城,官员们都陆续起身前往天子陵墓,只有你依然跪在那里沉思……
十年过后,你已看似病入膏肓,风烛残年。有人以为,你面对曹氏宗亲的压迫,已经完全妥协了,也有人以为,你依旧不甘心,但却没能耐过时间的消磨,只能咬牙忍受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你,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司马懿,竟然如猛虎一般一跃而起,发动了轰轰烈烈的高平陵政变,一举拿下了那个曾在凌云台上想要取你性命的曹爽!
你站在被缚的曹爽面前,悠悠地说道:“你们曹家人一直都把我当虎来对待,却终究没杀了我这头虎啊,要知道,这大魏江山,也有我的心血……”
“司马懿,你到底是人是鬼!你怎么还不死!”曹爽怒吼着。
“换做是你,你舍得放下这让人沉沦的名利吗,嗯?”你闭着眼,缓缓地质问他。
“司马老儿你别忘了,你司马家,是魏臣,不是魏君!”
“‘若天命在曹,吾为周文王。’这是武帝说的,那如今,我不也可以当一个周文王,这易手江山的事儿,就交给周武王啦……”你仍然闭着眼。
“司马老儿,明帝说了,谁起反心,天人共诛!”曹爽仍在挣扎。
“我也是个将死之人了,哪在乎什么天人共诛。再说了,你仗着自己是宗亲,擅自操纵朝堂,还想把陛下拉下来,自己来当皇帝,你连自己不久后登基的冕服都准备好了,这先起反心的人,到底是谁啊?”你略带嘲讽地笑着,拂袖而去,将狼狈的曹爽扔在身后。
……
你推翻了曹爽,你貌似,貌似赢了……但史书上,却给你戴上了反臣的罪名……要知道,人的欲望,涨起来容易,压下去,就难了!
真正想赢的人,会故意先输一阵, 会故意让对手感到毫无压力,然后在对手缺少防备的时候将其一举制伏。
你再一次爬上了凌云台,看着大魏江山,你迷茫了……你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拯救了它,还是毁灭了它……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你轻吟着武皇帝的诗,静静享受着微风轻轻掠起你耳边的银丝……
魏嘉平三年六月,你终于走到了终点,在你的身后,是即将建立起的浩大晋国。你的事情,都做完了,功过,那都是后人的评述了。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等奖)
湖北省恩施市第三高级中学2018级112班
指导老师:田长义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xywxxf@163.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