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快报 | 事业发展 | 校园联盟 | 小学作文 | 考场作文 | 七色阅读 | 法制军事 | 悄悄话 | 体育世界 | 开心一笑 | 报刊文稿
  心灵驿站 更多  
生活之道
品茗生活
珍惜生活
认真生活
心灵之门
生命畅想
心花朵朵
品味孤单
 
[个人组] 获奖名单
[京津冀] 获奖名单
[黑吉辽蒙青新藏] 获奖名单
[苏沪浙闽粤桂琼] 获奖名单
[滇黔川渝湘鄂赣] 获奖名单
[甘宁陕晋鲁豫皖] 获奖名单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征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参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园
[2019年度新人杯] 中小学文学作文大赛作
[2019年度新人杯] 恩施市三中
[2018年度新人杯] 应城一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心灵驿站 > 品茗生活
 
狗皮膏药
廖  京
“欸――来了”现代的孩子大多身上都有病,不是身体上的病,是心理。
狗子出生在一个靠近县城的小山村里,大名李维华,大概是父母比较爱国的原因吧,“起个野名,好养活。”爷爷随着以前的传统,就给狗子安上了这么个野名,狗子有个哥哥,哥哥前几年也和父母去了一个海边城市打工,哥哥比他大六岁,每次过年回来都会给狗子讲外面的城市,那海,那天……直勾的狗子。从此狗子就下定了决心要好好学习去外边看看。“可是,哥哥成绩比我还好,怎么会去打工呢?”小时候狗子就常常跑去村头爬上那棵老槐树上,眺望着,想着。
直到他上了初中,父母已经两年没回来了,哥哥也只在他考上县重点高中后,临开学之际回来给他送来了学费,就匆忙的走了。他明白了,爷爷一把年纪了,身体有肺病还要干活,父母哥哥拼死拼活地打工,全是为了他。想到这,他便更坚定了决心,不仅为了出去看看,更为了家人。可是,家人说什么都不让他去打工。在他多次提出,无果后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咳,狗子。”爷爷边笑边递给他钱,“欸,来了。”狗子一边答着,一边未曾放下手中的笔。“这是你的生活费,收好,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买点营养的东西吃。”狗子抬起头来看着爷爷,时光已经在这位老人脸上和发梢上留下了痕迹,却依然掩不住爷爷眼中关爱的眼光,看着这道目光,他重重点了点头,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嗯,爷爷我给你捶捶背吧。”爷爷本想拒绝,不浪费他做作业的时间,奈何根本拗不过他。
“狗子,给爷爷捶背呢。”“啊,是啊。”来人这是隔壁的王叔。“这孩子,真孝顺啊,我家那臭小子,有他一半,都是祖宗保佑了。”那“臭小子”正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兄弟。正在这时又来了几位长辈,爷爷起身迎接。“这几天没下雨,田里的庄稼可挺不住啊”“是啊我去河边解手,一看水位都不到去年的一半了。”……虽然没有听他们说什么,但是看他们脸上浓浓的忧愁,狗子便知道又是在担心庄稼,是啊!庄稼就是农民们的命根,要是今年颗粒无收,那结果……
时间过得很快,吃过午饭后,狗子就该回学校去了,学校是寄宿的,狗子也成了一个礼拜回来一次的人。走到村外时,狗子摸了摸老槐树,因为几天没下雨,老槐树的叶子都变得蔫巴巴的,“我要走了,下礼拜再回来看你。”说完狗子,便在毒辣的太阳下跑了起来,再不走就得“迟到”了。
到了学校后,其实,离上课还早着呢。狗子想了想,转身走进了一家面馆。一位看上去是老板的男人对狗子说,“狗子来了啊,来,进来说话。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收好啦!”他对狗子一直很欣赏,农村出来的孩子就是不一样,没有现代孩子的那些病,朴素善良,未来我的孩子能有他1/10就好了,他在心里感叹道……
“有了这些钱就可以给爷爷买双手套和治肺病的药了。”爷爷在他心里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尽管已经年迈,却依旧如此。狗子也曾看见这位老人虚弱柔软的一面。他不会忘记爷爷曾经整夜整夜的咳,也会记得在奶奶去世的那几个月,挂在爷爷眼角的那滴泪珠。
而过了两天,老师居然说班上的同学的钱被偷了,希望发动班上同学们的力量去寻找这个小偷。而班上看上去最穷酸最不起眼的他,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大家怀疑的对象,老师也盯着他,目光里有一丝怀疑,但更多的是信任。“唉,维华,你和我出来下。”
“欸,来了。”尽管班上如此吵闹,狗子也未曾放下手中的笔,“钱,是你拿的吗?”“好,我相信你,回去吧――好了,大家安静下,维华并不是小偷,不要再冤枉好人了。”
“可是我亲眼见过他手里拿着很多钱。”“对就在那家面馆。”“我相信他,他绝不是小偷。”那最后发出的唯一相信他的声音,就是和他一起长大的,王家的“臭小子”。“钱真的是你拿的吗?李同学?”显然在同学们声浪下,老师也动摇了。既然被看到了,狗子也不打算隐瞒了。“对,我手里有这么多钱,但却不是偷来的。”
“还说不是你!就是你!”“不是偷的哪来的!你家这么……”狗子心里犯了嘀咕,告诉他们?不,不行,不能告诉他们,不然的话“臭小子”会告诉王叔,王叔就会告诉爷爷。
“反正我没偷。”“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去问问你爷爷吧,看爷爷怎么说。”显然狗子已经彻底失去了老师的信任。“走就走,正好去买药。”
“回来”“把钱留下”……“够了!上课!”老师也是被气的不轻。
回到了家中,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那毛爷爷的画像,而是爷爷阴沉的脸。“爷爷,给,这是……”话还没说完,爷就给了他一巴掌。“跪下!”狗子不敢违抗,只是低着头一手捂着脸。“我们拼死拼活的干活,就为了你,你倒好,去学偷东西!咳――”此时,早已吸引了许多长辈的注意,“李叔,消消气儿,狗子啥样的人,我们都知道,他是不可能去偷东西的,”“对啊,只怕是结交了不好的人”仿佛是老天爷也不忍看见这样的局面,下起了大雨。这下庄稼是无忧了,可大家伙谁也高兴不起来。
“我没偷,你们都不信我!”狗子一扭身冲进了雨幕中。“狗子,回来,雨天危险!”“让他走!”爷爷气还没消。这时一阵不合时宜的悠扬的歌声响起,“电话!”经过众人一点醒,爷爷才知道是自己的电话响了。“咳,喂,谁啊?哦,李老师啊,小偷抓到了呀,是别的班的,让他回去上课啊,好好,我知道了,谢谢老师。”“愣着干啥。”王叔喊到,“找人啊!”
“狗子,狗子”“狗子,回来啊,爷爷错了,爷爷不该打你”众人的呼喊声在雨幕中根本一点声音都没有。突然,爷爷脚下一滑,摔进了田里。“李叔,您没事吧!”“哎呦,咳……”。
这时村子另一头的王叔接到了爷爷滑倒的消息,正好大家找到了狗子“狗子,快回去吧!你爷爷摔到了!”“什么!”狗子匆忙赶回家中,看到的是爷爷躺在床上的身影,听到的是爷爷的呻吟声和咳嗽声。“狗子,狗子,爷爷不该打你。”“爷爷,我不该跑的!”爷俩相拥在了一起。这时已然放晴,无尽苍穹下的彩虹,也似在微笑。
后来狗子回到了学校,他收到了一张有全班同学写给他的道歉信,同学们也知道了“狗子”这亲切的昵称。“误会啊!解开了就好了!”狗子这么说。后来,老师是这么评价他的:狗子就是一张膏药,贴在现代孩子的病处。“狗子,打球啊!”狗子响亮答道:
“欸,来了!”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1024*768
E-mail:xywxxf@163.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638